宇喜多秀家宇喜多秀家的人物生平

发布日期:11-28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要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必須從文祿三年(1594)說起。由於和秀吉的特殊關係,宇喜多秀家在大阪居住的時間要遠多於本領。秀家是一員能征慣戰的武將,卻不是一位合格的大名。由於缺乏經營領國的經驗,自己又必須長期陪伴在秀吉的身旁,秀家便將領國全權委託給重臣戶川肥後守治理。在營建伏見城的時候,宇喜多家的筆頭家老長船紀伊守直盛(長船吉兵衛的兄長)給秀吉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在秀吉的授意下,長船紀伊守取代戶川肥後守成爲宇喜多家的家宰。於是,在宇喜多家的內部形成了以長船紀伊守爲核心,中村次郎兵衛(跟隨秀家夫人豪姬的原前田家家臣)、浮田太郎衛門爲骨幹的長船派閥。長船派閥的大權獨攬在宇喜多家內部催生出一個以譜代重臣爲主的反長船派。反長船派的領袖是知行二萬四千石的宇喜多左京亮。長船派和反長船派之間的對立與衝突直接導致了宇喜多家的家中騷動。《備前軍記》把兩派家臣對立、衝突的原因歸結爲:日蓮宗與基督教的對立(長船紀伊守直盛是基督教徒)、檢地實施中的不公平、不滿秀家的奢侈浪費等等。在這些表面現象的背後隱藏著更深刻的原因。宇喜多家的譜代重臣們優先考慮的是如何維護本家的利益,宇喜多秀家首先想到的是如何維護豐臣政權。因此,在承擔豐臣政權過重的軍役負擔的問題上,主君秀家和他的重臣之間產生了嚴重的分歧。

慶長三年(1598),長船紀伊守病死(一說被反長船派毒害),接替他的正是反長船派的領袖宇喜多左京亮。宇喜多左京亮是一個心胸狹窄的人,他一上台就大肆迫害長船派,長船派中最遭嫉恨的中村次郎兵衛慌忙逃往大阪尋求秀家的庇護。不依不饒的左京亮氣勢洶洶的來到大阪要求主公秀家交出中村次郎兵衛,秀家斷然拒絕了他的無理要求。遭到秀家的拒絕之後,宇喜多左京亮糾集戶川等人的兵力二百五十餘人占據了大阪玉造的宇喜多屋敷,公開豎起了叛旗。作爲當事人的秀家對此束手無策,唯有請求各大名調停。天正五年(1600)正月,德川家康的干預平息了這次騷動。家康對禍首宇喜多左京亮、戶川肥後和花房志摩的處罰出人意料的輕微,他們理應被處以極刑,卻僅僅受到了追放的處罰(不單如此,家康還在暗中資助他們),其他參與騷動的家臣則被命令返回岡山原籍,宇喜多家的家宰由一慣保持中立的明石掃部頭全登接任。然而,那些被勒令歸參的家臣們並沒有全部返回岡山,不但如此他們中的絕大多數竟然退藩作了牢人。從《浮田家分限帳》中可知,宇喜多家在這次騷動中喪失的重臣除了岡越前守、宇喜多左京亮、戶川肥後守和花房志摩守以外,還包括秀家的馬回衆長田右衛門丞、中吉與兵衛和六個主力軍團的組頭明石久藏、浮田平吉等四十六名,他們的知行地共有約十四萬石(占家臣總知行地的百分之四十)。正是這些叛臣構成了宇喜多軍的中堅,儘管秀家竭盡全力試圖重建軍事體制,但是他們的叛離還是嚴重削弱了宇喜多軍的實力,從某種意義上說宇喜多家的敗亡不正肇始於此嗎? 慶長五年(1600)二月,爲了處理家中騷動的善後事宜,宇喜多秀家返回了闊別已久的岡山城。回到領國之後,秀家立即著手重建家臣團和重整軍備。經歷了一番動盪之後的宇喜多家在民心和士氣上都遭到了沉重的打擊。原本在實力上就和德川家相差懸殊的宇喜多家,此時就更難於與其抗衡了。秀家對此並非沒有認識,然而當石田三成在大阪舉兵之際,他還是毅然率領一萬八千大軍於七月二日趕到了大阪。秀家與三成的默契合作是建立在何種基礎之上呢?筆者以爲,秀家響應三成完全是爲了報答秀吉對自己的養育之恩,此時的秀賴正如當年幼年喪父的秀家,他要象秀吉當年對待自己那樣一心一意的保護秀賴,這正是秀家和其他所有西軍將領的本質區別。

七月十六日,毛利輝元進駐大阪,西軍成立了以輝元爲統帥、秀家爲副統帥的戰時指揮體制。七月二十五日,秀家率軍自大阪出發,八月一日開始攻打伏見城。伏見城陷落後,秀家返回大阪稍事休整便揮戈東向、兵發美濃。宇喜多軍兵分兩路,秀家取道近江進入美濃,明石全登率領主力經由伊勢進入美濃,全軍在八月下旬進駐大垣城。九月十四日,在關原合戰的前哨戰杭瀨川之戰中,明石全登率精兵八百參戰斬獲頗多。在關原的主戰場上,宇喜多軍位於大谷軍和小西軍之間,全軍共一萬七千餘人。秀家將全軍分爲五隊,分別交由明石掃部頭全登、長船吉兵衛、宇喜多源三兵衛、浮田太郎右衛門和延原土佐指揮。不久以前的家中騷動對宇喜多軍的損害是十分明顯的,諸多重臣的退藩令全軍的動員力銳減了百分之四十。值得一提的是,戶川肥後守作爲東軍加藤嘉明的前鋒出現在關原戰場上,那些背叛秀家的舊臣也大多如此。

九月十五日,決戰從宇喜多軍和福島軍之間的猛烈交火開始了。整個上午,宇喜多軍和福島軍的戰況呈現出一進一退的焦著態勢。福島正則是東軍的前鋒,福島軍的當面之敵人正是西軍的中堅宇喜多軍。一萬七千餘宇喜多軍面對六千多福島軍沒能占到什麼便宜,難道是他們的戰鬥力不足嗎?福島的部下是素不習戰的尾張兵,秀家手下的備前人和備中人不可能不如他們。毫無疑問,其中的緣由必須從戰場外去尋找。《岡山縣古文書集》中收藏的戶川肥後守與明石全登之間的通信,時間是關原合戰前不久的八月十八日、十九日。明石掃部在給戶川肥後的書信當中哀嘆「情況很糟糕」並認爲東軍「人才濟濟」、「實力出乎意料的強」。身爲宇喜多家家宰的明石全登在決戰前夕的悲觀情緒反映了宇喜多軍上下當時的普遍心理,懷著這樣的厭戰情緒的宇喜多軍自然不可能象在朝鮮那樣奮戰了。最後,小早川秀秋的臨陣背叛決定了戰場的勝負,然而對宇喜多秀家而言,他的失敗卻並不只在戰場之內。 宇喜多秀家逃出伊吹山,因爲迷路陷在美濃粕川谷(現在揖斐郡春日村)一帶,藏匿於矢野五右衛門家中。這五右衛門是個頗了不起的人物。

老臣明石全登說服了秀家,逃離關原而入伊吹山。隨從的只有近臣近藤三左衛門正次、蘆田作內、森田小傳治、蟲明九平次、黑田勘十郎、本鄉義則、山田半助等人。

北上伊吹山後,宇喜多秀家一行迷路了,在山中彷徨兩日,既無糧食也無飲水。西軍戰敗的消息,已經傳遍了近鄉,衆人都知道潰軍逃亡在關原以北的山林中,無數農民聚集著來逮落難的武士。秀家逃至粕川谷(照片)的中山鄉(現在揖斐郡春日村中山),遭遇了一羣這樣的獵手。